庐灵文化
集出版、艺术经纪、艺术衍生品开发于一身的集合型文化平台~

冯丽鹏的画

抽象艺术在西方一直可以追溯到法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现代艺术运动,特别是俄国的至上主义,早期的抽象艺术是伴随着西方的工业革命而发生在西方艺术内部的一场艺术运动,因涉及到美学上的对传统艺术的反动,因而西方的抽象艺术也是国际化的,在法国、德国、俄国都有非常重要的艺术流派,这最后导致了二战以后美国极少主义的诞生,极少主义在美学上是对传统具象艺术的根本的颠覆,他颠覆欧洲传统的是隐藏在宗教之下的叙事,和现代工业革命后的叙事,就是对故事的一种颠覆,但他的哲学背景是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的一种个人主义的一种极端表现方式。中国的抽象艺术也诞生在20世纪初的一些现代艺术流派,但有代表性的还是旅法艺术家赵无极的作品,可以说中国的抽象艺术从一开始就走了一条和西方抽象艺术不同的路,我理解为禅宗的精神,禅宗强调个人顿悟,他是中国古代文人系统的对人和世事的一种态度,禅宗否定的是一种大而空的知识系统,而从细节着手,往往把一瞬间的现象和感悟放大,进而提升为一种方法论,因而禅宗在近代最终超越了士大夫阶层,而带有很强的平民色彩,中国至“85新潮”美术运动之后,艺术界一直有两股思潮,一种是直面社会的建立在社会学基础上的,艺术风格和艺术流派,另外一种就是我称之为一种后抽象的艺术风格,这些艺术家有些直到今天还非常边缘,他们也不是以集体的面目出现,但他们更关心抽象艺术后面的艺术图示,栗宪庭曾给这些趋向的艺术家做过一个展览《念珠与笔触》,后来高铭潞也策划过类似的展览《极多主义》,他俩都力图将这种分散的有这种倾向的艺术现象提升为一种在社会学之外的关注人内心活动的艺术运动。冯丽鹏的抽象绘画也融入了很多传统的因素,特别是禅宗的因素,无中生有的因素,也就是说中国的抽象艺术,他和西方的抽象艺术最大的区别在于西方的抽象艺术赤裸裸的表达了工业社会下颜料本身的美学,这可以理解成是一种“无”的状态,而中国的艺术家他是在盗用这种形式感的同时完成了一次心理意义上的从无到有的转变,于是,笔触也好,平涂也好,单色画面也好,一些概念的符号的也好,都被艺术家转译成内心自醒的工具,冯丽鹏的抽象绘画是在当代意义上对禅宗的一种致敬,也是反映他内心活动的一个窗口,这是一种新的修炼美学。禅和绘画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离我们的生活近在咫尺,又好像永远无法企及。冯丽鹏的抽象绘画昭示的、释放的正是这样一种禅宗精神。

LOVE   145x101cm   综合材料   2016年

无中生有13号   110x60cm   综合材料   2010年

龙   140x10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混沌4号   100x80cm   布面油画   2008年

幻殿28号   120x9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大圣4号   100x8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庐灵文化 » 冯丽鹏的画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