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灵文化
集出版、艺术经纪、艺术衍生品开发于一身的集合型文化平台~

象外追维

文/袁学君

 

大写意是一个独特的画种,创作者不仅需要深厚的绘画功底,广博的学识和丰富的人生阅历,而且需要具备解衣盘礴的心态和豪放不羁的个性,故涉绘事未深者,或修养阅历肤浅者,性情犹疑而拘于小节者,很难获得精神的超越而上升到艺道合一的境界。因此故,从事大写意创作者寥寥,加之近世以来,“写意”在“革命”、“改造”的浪潮中备受贬抑和打击,大写意更是渐呈式微之势,代之而起的则是注重写实而往往困顿于物象形质的细谨画风,或是消泯格法而将笔墨还原到材料层面的水墨艺术,两种极端绘画风气的大行其道,几乎将大写意推向了殒命的深渊。

谢增杰    春华秋实    98×90cm

时代需要大写意,时代需要“大写意”的民族精神,这是由中华民族复兴、中华文化复兴的时代诉求所决定的。我们的民族,曾经睥睨寰宇,巍然屹立;我们的民族精神,曾经浩荡恢廓,踔厉腾跃。而今,中国在文化自觉、文化自信的时代精神感召下,再现横空出世、一往无前的昂扬意气。大写意,不仅仅是一个画种,更重要的,它还是我们民族精神的文化隐喻!复兴大写意,就是复兴我们的民族精神!

谢增杰    清气迎面    48×45cm

青年画家谢增杰,以豪迈恢廓的心境,情有独钟于大写意;以独辟蹊径的笔墨,进技于道于大写意。其意义与价值,必将在复兴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的当下不断得到凸显!

谢增杰    开处谁为伴    68×45cm

谢增杰主要从事写意山水画创作,但对于大写意花鸟画的创作实践,几乎同样贯穿于其整个艺术生涯。在绘画追求的道路上,他是不遗余力的,为了更加深入地研究历代大写意花鸟画家的笔墨技艺与精神要旨,他遍访名师,并从岭南一隅跻身于京华藏龙卧虎之地,显现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探索精神。

谢增杰    小院三月芍药开    35×23cm

谢增杰的大写意花鸟继承了徐渭、八大、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陈子庄等绘画大师的笔墨传统,同时又在长年深入生活、不断观摩写生的过程中,寻求新的突破,创造新的笔墨、图式与意境,并逐渐形成了奇崛逸宕、阳刚遒健的审美风格。在他的笔下,各种花鸟鱼虫,多以夸张、变形的手法而出之,无不脱略形似,笔简意丰,呈现出意象造型的典型特征;他的构图,同样以简为尚,画面空间多呈疏朗虚旷之致;其笔墨,则讲究金石入画的趣味,运笔走墨,多呈一波三折之势,体现出纵意所如的豪放精神,其笔墨线条,干裂秋风,润含春雨,风骨遒拔骏爽,金石气韵浓郁。

谢增杰    千年古藤    136×68cm

谢增杰正处风华正茂的年龄,他的大写意花鸟创作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令人欣慰的是,他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探索精神,沉潜于大写意创作,在中国艺术文化的灵山道海中,他始终以大气象、大格局、大境界的彰显为追求,借笔墨而大写我们时代雄浑磅礴的气势、恢弘高远的精神,其创造真正体现了这个时代的高度的文化自觉意识。故值其画册出版之际,乐为之序。

谢增杰    落尽残红始吐芳    68×45cm

谢增杰    深思图    46×42cm

谢增杰    野渡    28×46cm

谢增杰    春和景明    70×46cm

谢增杰    十里蛙声    46×36cm

谢增杰    碗试新茶犹带子    68×34cm

谢增杰    游春图    180×45cm

谢增杰    五月榴花照眼明    180×45c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庐灵文化 » 象外追维
分享到: 更多 (0)